第一百六十六章 课业(三)
作者:人生无奈多 更新:2019-12-09

  常言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雷师叔大概只是随口一说,但杨枫听后却砰然心动,杨枫觉得机会难得。虽然如果自己制成了金煌符会让雷师叔没面子、进而可能会在心里恼恨自己,但杨枫觉得眼前实在是一个向雷师叔展示自己制符技艺的好机会,错过了就不一定什么时候能等到这样的机会了,再加上对雷师叔长时间的观察揣摩后觉得雷师叔本性比较宽厚,应该不会记这种仇,所以杨枫决定搏一搏。

  于是杨枫向雷师叔施礼,说道:“弟子愿意一试。”

  在雷师叔点头之后,杨枫非常顺利地制成了一张金煌符。在雷师叔的要求之下,杨枫又一边解释着制作金煌符中的要点,一边又制作了五次,结果这五次中居然成功了四次,让众弟子大为惊叹,雷师叔也在一旁频频点头。

  不过在点了一顿头之后,雷师叔忽然板起脸对杨枫说道:“杨枫,你这么快就制成了五张金煌符,那宗门一个月的任务你也应该是一会儿功夫就能完成,回头我得去和符篆殿孟师兄说说,你的任务得增加。”雷师叔说完后却又面孔一松,笑了起来。

  于是弟子们又一阵子惊叹,今天筑基期师叔竟然破天荒地和一个练气期弟子开起了玩笑。

  掩藏住内心的喜意,杨枫躬身施礼道:“杨枫今天只是运气好,平日里可没这么顺利。雷师叔见笑了。”其实这次杨枫真没谦虚,今天着实属于超水平发挥,平日里制作金煌符的确没这么高的成功率。

  杨枫说完话又朝雷师叔拱了一下手,退到原来的位置。杨枫心中极为高兴,从雷师叔的情绪来看,今天自己搏对了。

  情况确实如杨枫所想,在后面的一些实演课上,雷师叔常让杨枫代替自己演示一些符篆的制作。虽然杨枫最擅长土系符篆,但由于演示的都是些初级低阶或中阶的符篆,所以对于其它系的符篆,杨枫也是有不错、或者可以说得过去的成功率。一来二去,杨枫几乎成了雷师叔演示制符的副手。

  而且等到实演课结束、大家又开始上口讲课时,杨枫的副手角色也跟到了口讲课上。有时候雷师叔见有些弟子提的问题比较浅显、或者说比较幼稚,就让杨枫来代他回答。后来让杨枫代为回答的次数越来越多,甚至有时候连一些有些难度的问题都让杨枫来代替回答了。

  杨枫对雷师叔愈来愈多的差遣自然是极为乐意,因为这说明雷师叔越来越看重自己在制符上的造诣,自己也就越来越可能被雷师叔向上举荐,也就更加用心地来应对好雷师叔的每一个吩咐。

  不过凡是有利就有弊,这件事的弊处就是自己用来回答其他弟子问题所花费的时间多了起来,不但有不少弟子在课后围住自己问问题,有时候还有些弟子在路上碰到自己的时候也截住自己问问题。后来杨枫不得已常常在易容之后才离开住处。

  在杨枫的各种忙碌之中,时间飞逝而过,转眼间杨枫进入宗门已经一年有余。

  这天,杨枫看看用于制作同尘符的特制符纸已经不多了,觉得应该去地火殿租个地火室炼制一些。另外还得买些喂养白影虫的风剑兰和隐明草,小白产卵孵化出来的白影虫已经有四十来只,不算它们食用的丹药,光风剑兰和隐明草就是一笔不小的耗费,也难怪修士中没几人愿意养白影虫。西尘宗的坊市里只有外坊能买到风剑兰和隐明草,既然要去外坊,杨枫自然会到灵兽店和地摊溜一圈,之后还会到驯兽场待一会儿。

  想好之后杨枫透过住处的禁制向外面探察了一下。这是杨枫每次出门前的习惯,因为有些弟子为了问杨枫问题,会在杨枫门前守候。对于有些弟子,杨枫还算愿意解答解答;但有一些经常死缠烂打的弟子,杨枫则会有意避开,或者用隐匿术或土遁术出去,或者就干脆闭门不出,反正他们也不好上来叫门,因为在修仙界打扰别人修炼是很无礼的事,除非不得已,一般修士都不会那么做。

  向外一探之后,杨枫发现外面果然有两个人,在确定是刘秋华和宋水菊之后,杨枫便打开门把他俩让进屋里。

  刘秋华是问杨枫问题最多的弟子,杨枫对他的印象也非常不错。在他那几个小伙伴中,刘秋华年龄最大,个子最高,却也是最实诚,杨枫很喜欢他这一点,对他提出的问题解答得也比较用心。由于爱屋及乌的缘故,杨枫对经常和刘秋华在一起的宋水菊也不错。在进入宗门一年之后,当初总是和他俩一起问杨枫问题的那几个小伙伴只剩他俩来向杨枫讨教,其他几个已经不常出现。

  金义城、周水儿和胡松被各自的师父召回去,没太有机会出来;尤其是金义城,被师父召回去之后就没再露过面。赵扬则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居然进到一个金丹老祖的洞府中帮助驯养灵兽去了。能跟老祖接触可是件美差,说不定老祖哪天一高兴随手给点儿赏赐就能让赵扬受益不浅;平时在宗门里办个什么事一般也就没什么人敢难为他了,毕竟他是给一位老祖做事的,说难听点儿,就是打狗还要看主人呢。所以赵扬的这个差使让不少弟子眼热得不行。

  *****************************************************

  迫于无奈,暂时写到这里,以后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会再写,否则就只能和书友说抱歉了。祝书友们阖家欢乐,平安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