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地皇榜
作者:小蘑菇 更新:2019-11-18

看得出来,小黑做完这一切之后也显得有些虚弱,他单手一提,将地上的那根木桩直接扔向韩枭,说道:“收着吧,这东西给你用肯定不会错了。”

韩枭有些愣神的接住这个木桩,只是就在他伸手刚碰到木桩的时候,脸色却忽然变得十分难看。小黑刚才好像是轻描淡写的一提一扔,然后木桩就看起来轻飘飘的朝自己飞了过来。结果刚入手的瞬间,一股磅礴的巨力汹涌袭来,饶是韩枭现在已经达到了如此程度的蛮力,也禁不住这种冲击连连后退,最后生生退出去十几步才抵住了这个木桩的冲击。

看到韩枭的反应,孙怀佩也有些疑惑,看得出来她也不懂为什么一根看起来很轻的木桩会将韩枭撞出去那么远,小黑大人虽然平日里不是很严肃,但绝对不会喜欢开这种玩笑。不过刚想到这,孙怀佩忽然“啊”的叫了一声,指着韩枭手中拿着的那根木桩,看向小黑说道:“大人,这是我们东黎族的圣物吧。”

“圣物?差不多吧,可以称得上是镇族之宝了。”小黑很无所谓的说道。

“镇族之宝……”孙怀佩倒吸一口凉气,小黑大人是什么样的存在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孙怀佩自己是炼丹宗师,虽然这些年来深居简出,导致孙家在帝都里都没有成为多大的家族,但她在真正的强者圈子里可是很有名气的,这些年来也见过不少好东西,她能看到的自然就是小黑大人可以看到的,但是这么多年以来,哪怕是看到那些真正的天材地宝,小黑大人都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好像根本看不上眼似的。

可就是这样一个眼界极高的存在,却忽然说出了“镇族之宝”四个字,这样的情况怎么可能让孙怀佩不惊。这一刻,她看向韩枭的时候,眼神里甚至抑制不住深深的嫉妒。看到这样的情况,韩枭倒是没有觉得孙怀佩有什么不对,毕竟相比之下,孙怀佩和孙家这些族人才是东黎族正统的传承,并且一直守护着祭坛和小黑这个估计是老祖宗,结果自己初来乍到,就拿走了镇族之宝,这似乎说什么都是有些说不过去的。

如果是这东西刚被拿出来,想到孙怀佩他们的所作所为,再看到孙怀佩的反应,韩枭绝对不会拿走这个东西,他并不愿夺人所好,更何况之前在他看来这不过就是一个粗重的棍子,就算是件法宝也不是自己能用得上的,毕竟自己修炼妖术,这种一看就不是凡品的法宝反而不是自己可以操控的。

但当这个镇族之宝入手的瞬间,韩枭就知道这东西自己是交不出去了。就在木桩入手的瞬间,他真切的感觉这个木桩深处确实有一个很杂乱的波动,不过这种杂乱的波动却让韩枭感觉十分熟悉。

这是神文的波动。

身为天命师,作为一个只在神文方面有天赋的人,韩枭对神文的敏感程度甚至让自己都感觉可怕。所以他才能无比真切的感觉到,就在这个木桩里,绝对藏着一套以神文记载的东西,只不过暂时他还不清楚这是功法还是其他的什么。

孙怀佩不知道在韩枭身上发生了什么,毕竟是过来人,毕竟是一族之长,深吸一口气后她看向小黑问道:“大人,东黎族的镇族之宝,是不是继续放在祭坛里会更好?”

“放在祭坛里干什么?祭祀那个已经不知道是死还是活的巫祖?”小黑忽然很不客气的说道。

听到这番话,就连在感受木桩里神文波动的韩枭都有些错愕,看向小黑的时候眼睛一眨一眨的。

孙怀佩多少算得上是有些心理准备,毕竟这些年以来小黑大人确实也多少表现出过对巫祖的不重视。只是孙怀佩也有自己的解释,就是小黑大人毕竟是跟祖母一个时代的存在,在他眼里,巫祖可能也仅仅是同时代的强者而已。但就算如此,听到供奉的图腾被人如此遍地,孙怀佩的脸色还是差到极点:“大人!你该对巫祖尊重些才对的。”

“如果他真的活着,我自然会尊重。”小黑仍旧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随后说道:“你放心,我做事从来不会胡闹,就算你们的巫祖现在就恢复神格,重新成神,当着他的面我也会把地皇榜送给这小子。”

听到这,韩枭才知道手里的这个东西叫地皇榜。只是想到这个名字,韩枭又开始有些意外。榜?眼前的这个木头桩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榜啊,不过这个问题他知道现在可不是发问的时候。

“祭坛祭祀巫祖之灵其实已经没有太大作用,就算你们供奉的再好,你们的巫祖也不可能在这里复活,他们的宿命,在虚空碎片里。”小黑很认真的说道:“地皇榜放在这,就是留着给能用的人用的,这小子能把神文用到这种程度,这是人家的本事,嫉妒不来。更何况,巫魂能否使用,本身就是看血脉之力觉醒的程度,我在这里镇守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你们孙家族人有谁觉醒到这种程度的。怎么,好东西,有能者居之,这有错吗?”

韩枭听得出来,小黑大人现在已经是开始用训斥的口吻在跟孙怀佩说话,孙怀佩一方面确实还是心有不甘,但面对小黑大人的训斥,她却不敢有半点反驳,最后只能深深的鞠躬,似乎在认错,但也似乎是在祈求地皇榜能留在孙家。

韩枭的心情很复杂,甚至多少心里也有点不舒服。自从知道自己是东黎族血脉后,其实韩枭自己也可以感觉到,他对孙家没有任何归属感,同样,孙家对他也不是很认同,尽管孙怀佩对韩枭没有半点敌意,并且自己的要求她一向是有求必应,但正是因为如此,反而给了自己一种孙怀佩好像是对待客人一样对待自己。现在看来,终于可以确定,其实人家终究还是把自己当成外人。

纵然是同为东黎族血脉,但毕竟是从神魔之战那个时代-开始就按照不同方式在传承,如此一来,血脉之力虽然是相同的,但却没有半点血亲了,说白了根本不是一家人。

孙怀佩缓缓起身,看着韩枭的时候多少有些尴尬,但还是解释道:“韩枭,这件事不是针对你,只是地皇榜终究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

韩枭没有说话,他在等小黑发话,他很少对法宝感兴趣,这个地皇榜却是第一件让他心动的东西,要知道,一直以来沉寂的那道人影命纹,在这个时候竟然都隐隐的有些要爆发的迹象,这东西他是很想要的,但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小黑手里。

小黑忽然笑了,看着孙怀佩说道:“当年让你们从部落里分离出来,不是为了让你们跟部落彻底决裂,只是不希望孙家这种传承方式被部落的人指指点点。如今看来,似乎当年我这个的决定做的有些失误了。”

“怎么会,孙家现在传承的很好。”孙怀佩下意识说道。

“很好么?”小黑玩味的一笑,说道:“真的很好的话,怎么会出现你这种鼠目寸光的族长?当年为了天府修士传承,神王甚至把天人族的文字神化,毫不藏私的传承下来,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天府修士可以在这里站稳脚跟。天府的传承是百族共同的事,不是某个血脉的事,更不是某个家族的事。东黎族血脉不是只有你们这一支,当年我守护你们也仅仅是看在你们祖母的面子上。可惜啊,你们的路子走的一些歪了,这么多年都没出过一个称得上是强者的族人,这一点你自己不清楚吗?”

孙怀佩被说的面红耳赤,任谁被人当面说起自家发展的不行,身为族长都不可能好受,哪怕说话的是小黑。

“别不服气,我把地皇榜留了这么多年,第一是真没找到传人,第二也是你们确实不争气。小孙,我只说一点,只要你能在孙家找到一个能召唤巫魂的族人,我现在就把地皇榜传授给她,甚至我可以传功给她,助她炼化此物。”

孙怀佩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最终还是无比失落的低下头去。召唤巫魂?孙家族人千百年来确实没有一个是可以将巫魂召唤出来的。诚然,每一个拥有东黎族血脉的族人在觉醒的时候,都会有巫魂显现,这毕竟就是血脉觉醒的标志。但有巫魂显现,跟可以召唤出巫魂来完全是两码事。哪怕孙怀佩,她体内的巫魂明明已经被她供养的无比浑厚,如果可以召唤出来的话,不知道比韩枭的巫魂强大多少倍。但问题是,她根本召唤不出来体内的巫魂。

孙家族人,她们的巫魂只能在体内,除了可以让自身灵力变得无比浑厚之外,于战斗方面没有任何直接的帮助。

“别犹豫了,虽然这东西你也发挥不出来全部作用,至少交给你也总算能用起来了。好好去感悟,别小看了它,这个东西不简单。”小黑看向韩枭说道。

闻言,韩枭马上欣喜的抱住地皇榜,他确实也感觉到,这个东西绝对不简单。

小黑仍旧死死的盯着他看,许久之后忽然幽幽说道:“邪了门了,怎么看你小子也不该是东黎族血脉,怎么偏偏就有巫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