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小米情怀
作者:梦雨流星33 更新:2019-12-09

  期中考试后不久,米小利回来了,对于同学们来说,这是天大的一件喜事。她从传销窝点逃出来,又打工挣了点车费,所以耽搁了不少时间,将近大半年了,她终于回到了她的母校。对于张莉来说,她彻底走失了。也许是因为她感到惭愧,因为是她约了米小利去打工的,而她把她丢了,也许她怕跟不上学习,也许是她找到了一位如意郎君,总之,新换的班主任马丽老师打了几次电话,希望她回来,但是她始终不肯,彻底回不来了,虽然她和同学们相处的时间只有一学期,但她那种随和的性格却留在了每个人的记忆里,她的走失让许多同学都抱着遗憾。

  米小利属于那种精灵型的女生,时常扎着一个简单的马尾辫,从不打扮,凭着她天然的外貌气质,饱满的文化修养以及浓重的家乡口音,她热情,她开朗,她大方,硬是在同学们心中塑起了一个高高的位置。回到学校,她折腾了一周,跑教导处,政教处,求教导主任,求校长,总之,她在各个需要的部门去求情下话,学校见于她的情况特殊,从最初的拒绝接受她的申请到决定她继续完成学业,但是要留级,因为好多科目还没有学习,也没参加上学期的考试,等于是挂科。

  对于留级,米小利只能接受力,但她和同学们深厚的那种感情,让她不愿意离开他们。周五那天晚上他们举行了一个离别聚会,班主任也参加的,那是一个难忘的聚会,好多人都哭了。

  第二天,白诗诗和廖志彬早上打算去梁山约会,但当他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让她的眼睛吓着了:“你这是怎么了,眼睛怎么成这样?”她的眼睛肿的厉害,以至于带着眼睛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

  “没什么,一位同学要留级,昨晚聚会,太感动了,哭了。”她简单的回答。

  “我还以为出了别的事情呢,同学留级,又不是不能见面了,至于哭成那样吗。”他松了一口气,脱下她的眼镜,仔细看了一下,实在肿的有点吓人,他摇了摇头,重新给她戴上了眼镜,“没事就好。”他搂着她向梁山出发。

  她把米小利从打工被骗到学校求情的事讲给他听,他也挺感动的:“想不到还有这么执着的女生。”

  他们沿着农家小路往前走,西北秋天的早晨,路上行走的行人也很少,他们也不顾及别人的眼神,他就那样搂着她,她点点头:“是啊,看到她的这种执着,感觉太惭愧了,自己有这么好的条件上学,还学习不好,而她,生活是那样的三番五次的背叛她,但她一直坚持抗战,为自己的学习生涯奋斗。”

  “那她在班上的形象挺好吧,昨晚的告别会也挺感动吧,不然怎么会哭呢?”

  她点点头,开始深情的回忆:“你不知道,昨晚是一个什么场面,班主任带着我们在三号食堂聚会,同学们允许可以和啤酒,不过她没喝。开始班主任先讲了一下她的情况,说学校有学校的制度,这种结果已经不错了,我们也理解。我们分宿舍为米小利表演节目,她和每个人聊心,大家聊着心里的话,一会儿哭,一会儿笑。那一阵是刚上晚自习的时间,食堂没给电,黑乎乎的,我们买了几只蜡烛点在桌子上,畅谈心事。最后好多人和高了,开始和亲近的人聊天,有些分手了的恋人也坐在一起回忆他们的过去,总结自己的过错,向对方道歉,说出曾经未说完的悄悄话。大家流动的组合,米小利走来走去,向每个人敬酒,最后有好多人都醉了。”她突然打住了,因为他们已经到了梁山的脚下,她看到了那棵樱桃树,曾经地震的时候尚小鹏曾经给她摘过樱桃,她把她的初吻给了他,而昨晚,他又给她讲了一些憋着心里的真心话,她被感动了,所以又想起了一些往事。   “说呀,怎么不说了。”

  “哦,我说到哪里了”她回过神来,一边往上走,一边又开始讲了:“好多人喝醉了,王兴禄把醉酒的张海芳背回去了,张育峰把醉酒的卢曼背回去了,顾亮亮把醉酒的孙文英背回去了,所以那也是一个负心汉送分手的恋人回家的夜晚。”她没敢说最后尚小鹏送他回家的事。

  “最后,都下自习了,很多下自习的同学都跑来食堂打东西,我们开始起身,米小利哭着和我们每个人拥抱告别,那个场面是那样的难受,所以就哭成了这样。”她挤了挤她的肿着的眼睛,显得有点滑稽,想到对他隐瞒了不少她和尚小鹏的事,她有点惭愧,不过也是为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和谐吗,以便不引起什么误会。

  “这世上,人们只有在年轻的时候,贫穷的时候,才最纯真。”廖志彬感叹。

  太阳终于照的他们了,她对着阳光跳了几下,不过光线有点刺眼,毕竟已经肿着的,她回头看了他一眼:“那也未必,骗米小利进传销的就是一位贫穷的小青年。成熟的,有钱的也不一定都没有纯真,就拿王大哥来说,他开车往我们身上激水的时候,我们是那样的讨厌,不过他后来做的事,不是挺让我们感到吗。他一路谈自己的生活,在矿山几个月不见家人,有时候想儿子的时候还哭,他和我们聊东聊西,还说要让我们好好学习,自己小时候家里穷,连小学都没读完,现在生活好了,他都有一种跑去学校读书的想法,不过自己年龄太大了,如果能变年轻一点就好了,这些不是纯真吗。”她反驳他的意见。   他笑了,点点头,挺有判断力的吗。

  “哎呀,终于有一次胜过你了。”她笑着往前一跳一跳地跑,他在后面跟着。

  其实她想静一会儿,她又想起昨晚尚小鹏给她说的话:“其实,分手只是为了让你找到梦中的真爱,我一直是爱你的”,“但是你没有找到时,给你时间让你思考,我想你还会想起我,想起我说过的话,还会回来”,“那天听你受伤很担心,但你连短信都不回”,“但是,你却找到了新的恋人,说实话,很伤心,但为你们真心祝福,因为看你们很好”。对于这些话,她都没怎么解释,就听他一个人说着,她想起有时她看见她犹豫的眼神,她原以为那是不爱她的冷漠,但原来那恰恰是爱她的表现,她感觉是那样的痛苦,原以为他早就放弃她了,最后,他还搂着她送她回宿舍的。

  他们停下了,他们望着远方,她的心里挺乱,有时对着廖志彬不停地傻笑,她不想错过这个男人,正在清洁自己的心灵。

  他看着她傻傻的样子,心里甜甜的,他也不和她搭话了,就让他那样傻吧,只要快乐就好,谁叫她是白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