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激战之这里是我的家
作者:雾川 更新:2019-12-12

却见那来势汹汹的冰刀,瞬间没入粉末中便再无响动。

成美一惊,对于自己的这一击的威力,他自然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对方竟然能如此轻易的就化解掉,当下脸色大变。

就在他还在惊疑不定之时,成美突然觉得脑袋猛的一沉,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

当下心猛然一惊,立即便反应过来,方才他闻到的那淡淡的翠竹气息,想来那里面定有猫腻,而在他身体四周,不知何时起竟然也出现了一层薄薄的青色薄雾。

成美虽然不识得这青色薄雾为何物,只是从方才的声势便知其厉害,于是赶紧手引法诀,在自己身体上布下一道护体的罡气。

令成美惊恐的是,即便如此,那淡淡青雾却在开始不断渗入他的护体罡气之中。

他现在满嘴的干涩,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难缠,不但刚才自己全力的一击,被他轻松的化解,竟然还能顺势将自己困住,这一时间让他慌了神。

此时的他心里变得越发的不安起来,由于方才过多使用了元力,使得原本压制体内的蛊毒再度变得异常狂暴起来。

此时,他已然站在了崩溃的边缘。

儒生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并没有再度出击,只是轻摇着手中的扇子,轻笑着,仿若看戏一般的望着眼前之人。

“啊!”

突然间,一声撕心裂肺的凄惨之声从成美的口中发出,片刻间,却见其身上气息一弱,脸上突然出现了狰狞的表情。

“你会后悔的!”一个冰寒刺骨仿若来自地狱的深渊蓦然的从他口中发出。

儒生闻言,心微微一颤,四下观望了下,却未发现任何的异常,稍定,当下面无表情的道:“是吗?”

成美不语,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冷笑,只是很快的,整个人便轰然倒在了地上,片刻间他的肉躯就全部坏死,顿时气息全无。

这是什么情况?

儒生先是一愣,却很快便反应了过来,眼前的这一幕,可不就是蛊虫反噬的状况,自嘲的道:“死了还要吓人,倒还差点被你唬住了。”

而此时的场上,在儒生并没有费多少手脚解决成美之后,青龙会顿时气势大盛,许府众人在他们的连番冲击之下,已经渐显颓势。

混乱中,趁着府中死士抵挡着青龙高手之际,以许君恩为核心的许府一众人,渐渐的聚集在了一起,战团越缩越紧。

许君恩望着已经如同废墟一般的国公府以及岌岌可危的众人,心里沉重异常,而吕洪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并没有想到,为了一个小小的国公府,天机宫竟然会派三个先天高手来,这让人太出乎意料了。

难道自己守护的许府就这样分崩离析了吗?

这让他心里有些不甘。

相反的,青龙会在儒生的压阵之下,气势越发的旺盛,攻势也更加的凌厉。

萧逸自然是很满意如今的局面,只要许府一旦土崩瓦解,便是他重掌大权之时。

一念至此,他更是得意万分,向着许君恩轻蔑的笑道:“许爱卿,你说你一家子好好的在京都当狗多好,若是没饭吃了,只要喊一声,我自然会赏你块骨头啃啃,非要这么瞎折腾,如今落得个如此下场,唉,这又是何苦,这样吧,看在咱们多年的情分上,只要你求下我,我便留你一条狗命如何?”

对于萧逸的话许君恩自然是听的一清二楚,冷然道:“我许家即便全部葬送于此,也休想让我们再对你卑躬屈膝,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不顾及往日的情分了,看来不久之后就是枯骨一堆了。”萧逸装出一脸的无可奈何的样子,惺惺作态的道。

萧逸话音刚落,在许府的上空,一声威严的低喝沉沉传来:“阁下也不怕风大闪到了舌头,想要让许家葬送在此,你还是先考虑一下自己的等会是否还有命能离开这里吧!”

紧接着,萧逸便看到,在天空上方,突然亮起数道剑芒,犀利如电,直朝地面而来。

场下的儒生见此,当下大怒道:“尔敢!”

他方才的所做的一切正是为了震慑住上方的两人,不曾想自己杀鸡儆猴的那场戏显然没有被对方放在眼里,他手中铁扇一挥,立刻一道青芒直迎朝萧逸而来的剑芒而去,至于其他人,对于他而言无足轻重。

果然,就在儒生击溃那道剑芒的同时,其他的数道剑芒仿佛长了眼一般,纷纷准确的命中青龙会之人,一时间惨叫声不绝于耳。

只是一击,便数人丧命。

原本还在场中激斗的青龙会众人大惊,当下快速的脱离了战圈,将萧逸围在了中间。他们如此做,一来是要确保的萧逸的安全,另一方面,被一个先天高手盯上,对于他们而言实在是压力大了一些。

如此一来,许府众人获得了难得的片刻喘息之机。

许君恩定眼一瞧,出手竟然是那他并不怎么熟悉的黑衣人,这让他有些意外,毕竟在他心里,面对这样的困境,自己的太师父吕洪出手的可能性显然会更大一些,虽然是这般想着,心里却还是一阵欣喜,只是很快他又担心起来。

他知道眼前之人也是先天高手,不过他从自己太师父的忌惮以及方才轻易解决天山派的弟子表现可以看出,天机宫的这几位绝不是易与之辈。

而另一边,吕洪对于许辰在天机宫强势介入之下还敢插手许家事务,当下有些好奇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直线。

有人好奇,有人却是不满。

对于许辰横插一杆的表现,儒生脸色自然不会好到哪去,当下冷冷的道:“阁下似乎并没听清楚方才我说的话吧!”

许辰此时已经站在了儒生的对面,微笑着道:“不,恰恰相反,道友所说,我听得很清楚,鄙人对天机宫为维护世俗之人所做的一切都深感钦佩,阁下方才所为,也着实是我辈楷模,同时修真大忌,我也无意违背,只不过我出手,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倒还请谅解一二。”

听许辰这般说,儒生反倒略有些好奇的道:“哦?是吗?如此,我倒是想听听阁下的理由,是不是真如你自己所说的迫不得已。”

许辰环视了下四周,淡淡的道:“理由很简单,这里是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