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幕结局
作者:刘长寿 更新:2019-12-09

3

秋蝉第一场社交活动是在她出狱的第二天。

朋友多了路好走,

先是周玉兰给她打电话约她去男色骑士咖啡厅赴聚了,这个有点像急时雨她一点准备都没有,接着田雅琴打来电话,邀约她去玉兰指定的地点参加朋友会。再接着张少先邀请她去参加舞会,说约了好多有头有面的老板大款在一起,为她接风洗尘。

张少先还要聘请她去公司担任办公室副主任。张少先有自己的公司,这几年凭老关系公司发展不错,就是精力不如以往风行挺脖。在绵江股份公司哪段时间他和秋蝉的关系很好,深知她的工作能力和攻关技巧,为公司的发展做了不少工作。汪大庆在电话里更直白,本文来源:,说没有秋蝉的引茬就没有他的现在,怎么说也要感谢甚至重金帮她。接下来还有不少聚请电话——她很是感动,岁月如歌,竟然还有人记起她。后来她决定把后面所有的电话全推了,去参加玉兰和雅琴为她举行的朋友会。

男色骑士咖啡厅是富人欢情益友的高级赴聚场所,一杯咖啡有钱人小菜一碟,无所谓,对生活窘迫的人就是一个月的生活。更不要说咖啡厅的装簧简直是金壁辉煌,璀粲灼眼,服务小姐窈窕水淋,接受过专业培训貌若风姿,有品味的商服攻赢型经验小姐,读得懂顾客的服务要求。秋蝉算是大开了眼界,她以往是时尚超前者,没想到时隔十几个春秋社会发展如此之快,变化如此之巨大,日新月异,一日一新,把国人带进新潮开放、巨有跨时代的梦想之中。。…。

“秋蝉。”玉兰银光阔富。期盼以久的窦欲位置垂手而得。

雅琴欠意地拥抱秋蝉,而且内疚地说:“我们都盼着你回来。”她的小嘴在秋蝉的耳边悄悄地说:“你的帅哥痴情憨窦,大度文彬,长相守妾哦!”

秋蝉不知是满足还是真的守妾如君,她把这种甜滋滋的美妙感受悄悄地藏在心里:“去去去,他吗?”

“还有别人吗?”雅琴挑斗地问。

冯诚。兰苹分别和秋蝉在一起聚欢拥抱,还是当年哪种痴蜜的友谊,无话不说,无事不问的怪样多蔫。随后她们介绍了她们自己哪一半当家的,aa制合作,开花结果分工明确,**互不侵占,一张床两床被,一套房子产权明晰。情感不是婚姻的守护。财富才是婚姻的支点,情感只不过是婚姻的附属品。

田雅琴有了自己的孩子,加上收养的毛毛和珊珊,还有和余正宗的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事业上两人机乎是从政的竞争者,一步走得一步远。余正宗马上调任市委办公室秘书兼办公室主任,一个组织部小科长这算是往上爬了一大步,为后来的升迁打造了坚实的硬件基础。田雅琴的上调通知已经发到锦江股份有限公司,调她去市体改委任书记兼主任。现在她在和锦江股份公司的董事们磋商,尽快拿出接任她的新董事长人选。。…。

秋蝉机乎是听的目登口呆。默默地在问自己,怎么变化这么大?

曾伟成在和田雅琴聊,两人一会儿开怀大笑,一会儿言词急转。她俩突然聊起秋蝉的春天,但愿这个春天尽快抹去暗麦的荫影,让属于他的美好春天来得更快。下一个春天会更美丽,来的更早!

这天晚上秋蝉回到家很是兴奋,兴奋得突然想起伟成十五年前送给她的风衣和围巾。那是一种从心里发出来的,从来没有的特别感觉。她出神的、有些遗憾的、又是一个月圆相依的晚上,她想起十五年前的往事??????哪个变了色的小木箱虽然有些破旧。有的地方还出现了裂缝,包箱角的镀锌铁皮苍老浊锈;她小心翼翼地找出伟成送给她的风衣和围巾,又小心翼翼的放在面前,对着镜子一边化妆,一边瞧着自己有些变化的容颜。…。

十年过去了,

物件却是永恒而充满灵性好像有生命一样和她如此熟悉,如此亲昵缘妾,当她再一次穿上哪件白颜色风衣,围巾飘缀在细长的脖子和白色褶皱大翻领的饰赏时才发现自己真的变老了,眼帘的上方长有几道细长的鱼尾纹,乌黑的长发夹着几根花白的银丝。她这时才意识到人生的莱姻感叹,不是岁月如歌,更不是弹子一挥间,而是弹子一瞬间,岁月翻歌不饶人。。…。

仔细看新装修的卧室和她以前的卧室一样,本文来源:,点缀很是时尚、很是漂亮、暖色调的房间充满着柔和有灵感,和她当时设计的灯光一模一样,淋浴着一种愉悦的柔美,这种轻松好像她又回到自己的公寓,相依相偎洽异欢尚。乳白色的真皮转角纱发摆放的位置也没变,在客厅中央。组合电视柜是白色的,墙壁上挂的一台液晶彩色电视机换大了,品牌一样,旁边还有一套组合音响,看见就像孪生姐妹有些傻眼。

大客厅的另一边摆放着葱绿茂盛的大叶滴水观音,根粗筋茂的叶片上不知是哪来的水珠,透过暖暖的灯光显现出晶莹透明,像一颗颗串在一起的玻璃球,有生命一样很美。电视机屏幕上正在播报新闻,播音员也和当天的播音员一模一样。外面下着雨,雨水滴在房檐上偶尔发出质问的声音,时不时还有一部份被风叠飞的雨水掉在阳台上,哗哗的有节奏。

风夹着雨越下越大。她听杨琴说这是夹风的弯脚杆雨,风不停雨不停,风停了雨也停了,这样的雨是天空强气流在大气压循环形成有一定条件下的规律,说变就变,偶尔飘逸着大粒大粒的雨球砸在雨棚上,打的雨棚哒哒响,风撕裂的声音怪吓人。风是一阵阵的,不时敲击着玻璃窗发出咚冬地叫。气流形成的强风一会儿撕扯阳台上的防水雨棚,一会儿汹猛地把室内窗帘高高掀起。。…。

尽管窗外风大雨急,卧榻内的灯光却点缀着蜜昵超趣的温暖,光线是柔柔的、空气是麦麦的、室内的一切仿佛在暖色的气氛中开始沸腾,开始溶入在梦里期待很久的哪一时刻。她还纪得伟成的目光早已燃烧出等待的渴拥——定神的眼睛释放出梦一般的呼唤。这种呼唤突然变成拥有一刻都不能停的相依相偎的碰撞。慢慢地,时间仿佛停址了,他们没有说话,仿佛是多情眼睛在持久的对视中开始交流,心与心的跳动在发生着默言的对话。

此时的卧室比任何时候都有不一般的而且特别想念的神蜜之处,房间里显得很是温馨。春色的仙欲放射出强大诱惑,地上到处是凌乱乳有的别样宝贝,近距离淋浴着暖光,耸叠的物体开始恍来恍去,还有一种物体在滚动、另一种物体交换恍闪的动作。固定的物质顿时喊出吱吱响声,这种声音有点滑稽但不怪。

秋蝉好像在做梦一样抚摸着偷笑的目光,滑动着肌肉在一样一样的惦念,身边像是冲了气的球体一会儿在滚动,一会儿跳在固定物体上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傻笑。憨笑,有力量的大笑,她的心脏在物质重力作用下突然顶了起来,愉快的瞬间她突然感到有一种强力的安全感,这种安全感第一次出现她心里,是性福的。是她害他苦苦的等了十五年,现在还是那样,一尘不染。阳刚正气,好男人世变心诚。但她很是愧疚。心里充满苦涩地愧疚,正是这样她费劲地尽力填满他的温柔的、尽力给他轻轻地吻、眼睛里虽然是幸福的泪花,心在刺痛。…。。…。

“伟成……”

曾伟成像个傻孩子,

对着她做了个昵蜜的手势,温柔地吻着她文静,额头上有几丝绉纹的漂亮脸蛋。

俗话说好男人世变心诚。坏男人世变心花。他等了她十五年。在这十五年的熳长岁月中,他有好多的机会可以和别的女人同床共枕,也有好多的机会可以和别的女人结婚,还有好多的机会去洒巴和酒巴女上床,但是他没有这样做。他等待。苦苦的等待,等待着哪一天把他完美的爱交给她——他等来了,终于等来了这一天。像做梦一样,健壮光滑的物体释放着激情,全能似的像上了发条哒哒地跳,仍然是功能齐全的高智商物体像放电似的有力,本文来源:,耸叠在光滑闪亮的地板上。秋蝉突然发觉自己成了物体的拥有者,好奇的看着他跳动的节奏,欢快的动作,擅抖的频率,出气的声音,这些全是一种感觉粘贴着她的肌肤,更新在她的脸上,重新复制着她白暂细嫩的肌体。她在梦中交换着动作,不停地体验着爱的公式,体验着他憨厚挚诚的品味。。…。

“伟成。”

“嘘……。”

秋蝉目不转睛地看着伟成哥,长时间相得益彰的苦等,在见面时,却发现他的脸上长出几丝绉纹,黑头发里有几根银丝,十五年的等待苦了他。今天她比任何时候都旖旎的高兴,虽然她失去了很多,身陷涩处,这是她一辈子的愧疚;所以她要用真情来弥补,从而让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兴趣中,找回满足。不管他要什么样的要求,不管是多么难的事,不管是什么样的方式,不管肌体里释放出什么样的物质,她都会全身心地给他。

她要尽情地弥补他的爱,尽情地满足他的愿望,用这种方式让他找回十五年前的她,让他证视今天的秋蝉和十五年前的秋蝉没有两样。正是这样她才满意的接受他,让他欢快的影子和身体的重力贴着她,体会着她的存在与到来擦出**的超长时间——这种欲死欲仙的冲刺,烫得像火一样的热血,肌体里的每根神经,豆大的汗珠,成串似的滴在她娇柔白暂的肌肤上。接着他**似的笑脸喘着粗气,不时夹杂着她的柔情缠魂般的喘气呻吟……。。…。

“秋蝉,我终于把你找回来了!”曾伟成额头上闪烁着油光,脸上是轻松幸福的笑容。

“伟成,是我对不起你。”秋蝉依偎在他怀里,轻抚着他结实的肌肉,梦就在眼前。

“秋蝉,我爱你。我会用我一身的爱疼你,爱你!”伟成吻着她忧郁的脸蛋,紧紧地抱着她。

“伟成……。”秋蝉搂着他脖子,光滑白暂的肌体在柔和的灯光下点缀出一条柔美的曲线。她还是哪么漂亮,妙条的身子,像韦洛纳的肖像完美无瑕。

“我们重新开始,谁都不准提过去。我会给你幸福,给你一辈子的幸福!”曾伟成要从心灵中抚绥她十五年的伤痛,用真诚的爱去医治她受过伤的灵魂。

此时此刻,秋蝉再也无法控制内心的激动,搂住伟成撕心裂肺地大哭起来!她哭得很伤心,愧疚自己做了傻事,做了自己都无法原谅的后悔事。就是这种撕心裂肺地痛哭,就是这种情与爱的更新让他俩相依相畏的身体紧紧地抱在一起,用心中的爱去抚慰她!

“秋蝉别哭!爱可以更新,不可以恢心!”。…。

“伟成,你真的会原谅我吗?”

“你真傻,伟成哥啥时骗过你啊!”

“可是——。”

“可是我已经把你找回来了——一辈子都会真心地疼你!”

“伟成??????。”

“嘘——。”伟成让秋蝉依偎在怀里,静静地分享着秋蝉的春天和更新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