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和小雨醒不了多久就会再度陷入昏迷
作者:慕容薛冰 更新:2019-12-09

    白日冷冷的看着,直到地上的景顺哀嚎的声音渐渐变的呜咽,直到景老爷慌了,也开始求他。网  他才一言不发的抱着小雨离开,刚走了一步,又回头道:“我只答应留他一条命。”  “是,多谢二公子。”  他怀里的小雨动了一下,“白日,白日,有药啊,有药。”  可“小雨,小雨。”  小雨醒过来,觉得头晕晕沉沉的,她想起自己就是喝了一碗水,然后便晕了过去,道:“那碗水里有药啊。”  及至看到白日和自己身上大红的衣服,猛然想起今天是他们成亲的日子,急道:“快点回去了,现在回去还赶不赶得上拜堂啊?”  是白日的手指点在她的鼻端,趣道:“这么急着嫁给我啊。”  小雨道:“哼,谁急了,也不知道是谁着急了。”  白日抱着他,离开景家,问道:“那水是谁端给你的?”  这里面涉及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太仁慈了只会造成更坏的后果。  小雨想了一下,道:“我不知道哎,就是个女的,别的什么都没有看到,她端来水,要我喝下去,然后我就喝了。”  白日一愣,道:“不认识的人端来的水,你怎么能喝呢?”  小雨道:“我哪里知道里面有什么药嘛,我以为只是普通的药啊。”谁知道喝了之后会晕倒啊。  他抱着小雨走上了大街,很多人侧目,早在舞狮林求亲的时候,白日已是成了名人,无人不识的。  小雨倒是不好意思了,那么多人看着呢,便道:“喂,放我下来了,我自己能走。”  白日挑眉看着她,道:“你确定?”  小雨点点头,白日刚放她下来,旁边便有两个人拿着刀刺来,这一下来的很是突然。手机看  7点 明晃晃的刀刃晃得刺眼。  小雨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的推开白日,把自己暴楼在刀刃下。  “你们,是你们,可恶。”小雨看的清楚,这两个人正是那日在酒馆赖账不给钱,被宝儿教训的两个人。  “小雨。”鲜血染红了他的双眼,白日一手抱住小雨,腿抬起,朝着其中一人狠狠踹去,另外一只手一扬,白色的药粉弥漫。  那两个人已是晕了过去。  白日的脚狠狠的踩在两人的咽喉上,咯吱咯吱是骨头碎裂的声音。  小雨在他怀里勉强笑道:“相公,大婚的当日,见红,挺吉祥的。”  白日的声音一片颤抖,道:“别说话,真是傻,傻极了。小雨,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的。”  小雨道:“相公,你都不叫我一声娘子的。”  白日觉得眼睛里一片湿润,微微点头,看着怀中气息微弱的女子,道:“娘子,你坚持一下。”  他宁愿受伤的是他自己,他也不要小雨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刀深深的插在小雨的胸口,那样的深,那么多的血,仿佛将浑身的血液都流进了似的。  白日将一块布巾让小雨咬在嘴里,道:“小雨,你忍一下,我要把刀拔出来。”  小雨道:“没事,你拔吧,我不痛。”  宝儿在一旁,小小的年纪已经学会了坚强,“妈妈,有宝儿在,又有爹爹在,妈妈一定不会有事的。”  他柔软的小手紧紧的握着小雨的,“妈妈,我给你力量,你就不会疼了。网”  “乖宝儿,跟你娘说话,不要停。”白日的手下用力,将刀拔了出来。  还没等血喷出来,大量的止血药粉已是撒了上去,碰到伤口,痛的小雨脸上冷汗直流,手上的骨节泛白。  “妈妈,有宝儿在,宝儿会给妈妈力量,不要妈妈疼。”宝儿反复的念叨着,抬起衣袖给小雨擦着脸上的汗水。  “小雨,你忍一下,马上就好了,马上就好。”白日手下不停,他尽快的让自己的速度快些,减轻一下小雨的负担。  这蓬莱岛上连个像样的大夫都没有,不得已他只能自己给小雨包扎伤口。  小雨想笑一笑,想安慰眼前的父子俩,可是那笑容还没来得及溢出来,她已是失去了知觉。  “妈妈,妈妈。”宝儿急忙唤道。  白日包扎好了伤口,道:“宝儿,你在这守着你娘,爹爹去去就来啊。”  宝儿点点头,道:“恩,宝儿会守着娘,但是爹爹要快快回来哦。”  白日点点头。  凡是想伤害小雨的,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大白日的,蓬莱岛上的大户景家竟是响起了连环的爆炸声,接着便是冲天的大火。  没有人知道是怎么爆炸的,只看到在大火的烟尘中有一个极像白日的人站在那里,冷冷道:“活该。”  回来的时候,宝儿正紧紧的拽着小雨的手,一张小脸上满是惶恐,见到白日,颤声道:“爹爹,你回来了,宝儿害怕,妈妈怎么还不醒过来啊,我叫妈妈,她都不理宝儿的。”  白日蹲下身,抱住他,道:“宝儿放心,有爹爹在,你娘不会有事的。”  小雨安静的躺在那里,伤口的血是止住了,但是人却依然昏迷着。

  第二天的清晨,小雨醒来,看见一直守着她的白日和宝儿。  宝儿俯身在白日的怀里,睡着了,而白日一双眼睛看着她,都忘了转动。  “小雨,你醒了。”  白日的心里一喜,小雨正想说话,却又晕了过去。  就这样,在刚刚醒来的时候,她便会晕过去,然后再次醒来,说不到一句话,便会再次晕过去。  等她的伤口结痂的时候,仍然是这样,时不时的便会晕过去,有时候是睡了一炷香的时间便醒来了,有时候却要好久才醒来。  好像是受伤的时候伤到了什么地方。  这日的阳光依然灿烂,小雨醒来,就不停的说话,因为她不知道她能醒多长的时间。  “宝儿,你这段时间乖不乖,有没有听爹爹的话?”  “相公,你看你的胡子都那么长了,把刀拿过来,我给你刮一刮。”  “这衣服很定是很久都没有洗了,闻闻,都有酸味了,快脱下来,我给你洗洗。”  甚至还想坐起来给父子俩个做顿饭。  白日看的心疼,搂住她,道:“小雨,你什么都不要担心,药王云游回来了,我这就带你去药王谷,他一定可以治好你的。”  可是怀里的人儿已是没了声音,她又睡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来。  华语第一 站——全本摘书 在线。  第二天清晨,一辆马车行在蓬莱岛外的官道上。  “爹爹,我们去哪儿救妈妈啊?”  “我们去药王谷找药王。”  “那药王谷在什么地方啊?”  “从这里往东,大概三日的行程,就到了。”  “爹爹,我想妈妈了,这都已经一天一夜了,妈妈怎么还不醒呢?”宝儿轻轻的晃着小雨的手,摇着。  “宝儿乖,别吵你娘,她太累了,让她好好休息,多睡一会。”白日驾着马车,朝药王谷的方向而去。  “恩……我又睡了多久了。”小雨缓缓醒来,发觉自己的床竟然移动着,大吃一惊道:“这床是怎么了?怎么自己动起来了啊?”  宝儿喜道:“妈妈,你醒了,我们在马车上啊,爹爹说要去药王谷,药王会治好妈妈的病。”  小雨大惊道:“什么,药王谷?那个变态的药王?不去,我坚决不去,相公,我们回去,不要去药王谷,听说那个药王就是神经病,救人之前还要别人答应他三个条件,否者坚决不出手的,可那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条件啊。”  她也在江湖上混了好几年了,药王谷的药王最变态的一个条件是要求医的人陪他一晚,而且男女通吃。  最折辱人格的一个条件是让人匍匐在他的脚下舔他的脚。  最冷酷的一个条件是让求医者死在自己面前,才肯救人。  这样的一个药王,她宁愿死了,都不要相公带她去。  小雨坐起身,真要撩开车帘,白日已是探进了头,道:“小雨,你放心,我定会让药王救你。”  小雨急道:“不要,不要,千万别让药王救我,要不然,我跟你生气了。”她说的是真的,那样变态不要脸再加没人性的条件,就算他有再高的医术,她也不要他救。  “相公,我不要他救,你答应我。”这是小雨再次陷入昏迷前,唯一担心的话语。  华语第一 站:全本摘书 在线 。

系统推荐您使用炫彩版!全新风格,抢先体验!